专题报道|   图片新闻|    编读往来|   网上报名|    香山会议|    证书查询|
| 关于协会 | 最新动态 | 理论研究 | 教学研究 | 教具研发 | 考试认证 | 人物风采 | 机构授权与合作 | 培训通知 | 下载专区 | 征文专区 |
  发表日期:2014年2月16日  共浏览3760 次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怀念我的老师——梁志燊(作者:李淑英)

    老师走了,永远地走了,给我留下无限的感激和怀念。我深深地感到,怀念是一种无言的痛。如今,感激和怀念只能化作笔下几行字,洒向天空,寄托无限的哀思。

    梁老师是我大学的班主任,我从上大学到毕业后留校工作和老师朝夕相处40余载,她的声音最美, 最洪亮;她的面容最亲, 最和善;她的心灵最暖, 最真爱。她给予我知识,给予我智慧,给予我力量,感染着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最使我不能忘怀的是老师对幼教事业的热爱和对蒙台梭利教育的执着精神,永远鼓舞着我。

    1992年,我和老师携手走进了蒙台梭利教育。记得那一年。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召开了“中美幼儿教育研讨会”,会上我们结识了台湾蒙台梭利启蒙研究基金会董事长单伟儒先生,当单先生知道我们还没有研究和推广蒙台梭利教育的时候,就找到时任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表示要为祖国的幼儿教育事业奉献晚年精力和个人经费资助,建议在大陆开展蒙台梭利教育研究和推广,使祖国的孩子受益于这种享誉世界100多年的优秀教育。柳斌在给单先生的信中写道:

单伟儒先生:

    11月18日大札收悉。

    先生关心国家幼教事业、兴教强国的精神,使我深为钦佩。

    大陆的教育事业,近几十年来已有很大的发展。政府的基本方针是:根据中国的国情,发扬优良的民族教育传统,吸收国外先进的教育理论与方法,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

    先生研究“蒙特梭利“的幼教理论和方法,深有造诣,建立民间学术团体,进行学术研究和实践,在大陆可以同有关教育研究机构和学校进行合作,只要有利于国家和民族,我们主张“百花齐放”。但国家教委作为政府主管教育的行政部门,不便进行干预或出面推行某一国外教育理论。此点,十一月四日我委港澳台办主任李海绩先生和基础教育司朱慕菊处长与您会见时已谈过。望能理解。

    再次感谢您对国家教育事业的关心。

    专此奉达,顺颂冬祺。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柳 斌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单先生收到柳斌副主任的回信后,很是兴奋,来到北师大找到我们提出全面支持我们进行蒙台梭利教育实验,并提供教具和研究经费,选派资深的蒙台梭利老师来帮助培训老师。

    至此,围绕成立蒙台梭利教育中国化实验研究课题组,开展蒙台梭利教育研究和推广的问题,在教育系一定范围内展开了讨论。在讨论中有各种不同的声音出现。当时,梁老师以敏锐的眼光洞察到蒙台梭利教育在中国发展的潜力,在会上她表态“是可以做试验研究的,因为蒙台梭利教育已在世界上延续近100年,有真理标准在握了,实验失败了说明这个不适合我们,不予采用。但如果成功了,就可以让大陆的孩子受益呀!”她还说,“我认为蒙台梭利教育是建立在科学理论基础上的,现代诸多学前教育流派各具特色,但其基本理念或操作方法均与蒙台梭利教育理念有着相通与相融,我很热爱并喜欢做这项研究。”

    在时任系主任的支持下,我们三位老师志愿参与这项研究,随后,上报学校领导并报当时国家教委审批。1994年1月18日,得到国家教委港澳台办《关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与台湾单伟儒先生合作进行蒙台梭利幼儿教育实验的批复》(教外港办【1994】44号)。批文中说“北京师范大学,单伟儒先生热爱祖国,致力于幼儿教育事业,精神可嘉,你校教育系具有较高的学术地位,在国内外享有一定的声誉,建议在你校附属幼儿园中进行蒙台梭利幼儿教育的实验。”

接下来,于1994年3月我们正式与台湾蒙台梭利教育启蒙研究基金会签署合作协议,“蒙台梭利教育中国化实验研究课题组”正式成立,梁老师为课题组顾问。我们在北师大实验幼儿园建立一个混龄实验班,在北京市北海幼儿园建立一个同龄实验班,从实验开始,悄然起步,顶住压力、不惧闲言,从此,拉开了蒙台梭利教育实践中国的序幕。

    同年7月,台湾蒙台梭利教育启蒙研究基金会选派4位资深蒙台梭利老师来到北京,开始帮助我们培训蒙台梭利老师。当时,梁老师就像一个学生,和园长老师们一样,在炎热的夏天坐在教室里听课学习,认真做笔记。她学得那么投入,那么认真,那么忘我,感动着学习班里所有的老师。我至今记得,当时参加学习的三十多位老师,一方面被蒙台梭利教育感动着,一方面被台湾授课老师的敬业精神感动着,再有就是被梁老师的学习精神感动着。

    如果说卢乐山教授是当今中国大陆传播蒙台梭利教育的第一人,那么梁老师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蒙台梭利教育的领路人。梁老师认为,蒙台梭利的教育思想是基于对儿童本性的科学发现和透彻剖析而创立起来的,历经百年历史风云,以独特的教育法和富有成效的教育魅力,长久而广泛地流传于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蒙台梭利的著作被译成37个国家文字,已成为现代学前教育的思想渊源。

    1998年8月,我和梁老师一起带团赴台湾参加第一届“海峡两岸蒙台梭利幼儿教育学术研讨会”。 大会的目的是希望能够透过这次会议让更多的热爱蒙台梭利教育和关心孩子教育的人士,来了解蒙台梭利教育在两岸的现状、发展及其如何更好地为孩子服务。会议气氛和谐,讨论得也很热烈,会议期间,台湾同仁们非常尊重这位大陆来的德高望重的梁教授,可梁老师从不以教授自居,广交台湾幼教界的朋友,虚心向她们学习,梁老师常说,我是学生要向你们学习。老师的虚心、好学、平易近人感动着所有参会的人。并因此结交了很多台湾幼教界的朋友。

    2005年7月,梁老师参加了由蒙台梭利创建的国际蒙台梭利协会(AMI) 在悉尼国际会议展览中心主办的第二十五届世界蒙台梭利大会。来自欧洲、美洲、亚洲、澳洲、非洲的数十个国家近千名蒙台梭利工作者参加了会议。大会发言的代表都是资深的蒙台梭利教育工作者,有发达国家的代表,也有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和较为落后地区的代表,像澳洲北部偏远地区的土著,他们利用当地资源,把蒙台梭利教育做得很有成效。梁老师感慨地说,“都二十五届大会了,我们中国才第一次参加,我们这一次参加会议的目的就是亮相和寻求帮助。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大会所显示出的蒙台梭利教育为了孩子、为了人类社会的文明与和平的无限生命力。”

    2007年1月6日,蒙台梭利第一所“儿童之家”成立百年之际,世界各国都在纪念和弘扬蒙台梭利精神,我和梁老师应邀参加了国际蒙台梭利协会在蒙台梭利故乡意大利罗马举办的“蒙台梭利第一所儿童之家百年庆典活动”。 会议期间,梁老师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积极与国际协会联系沟通,邀请他们关注中国的蒙台梭利教育,并提到来中国培训教师的事情。在梁老师的努力下,2008年协会派专家来到浙江培训老师,得到了浙江政府的支持,并在当地开设了教师培训基地,梁老师强调,吸收国外的先进的教育理念一定要考虑和中国的文化结合,融合在一起,融合成一种新的模式。

    2009年8月,我和老师一起应邀参加了在台湾举办的“2009亚洲世界蒙台梭利国际会议”,梁老师在大会上作了题为“蒙台梭利教育与中华传统文化相融合”的发言。她认为,蒙台梭利教育不断推陈出新,成果显著,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十分注重与不同文化之间的融合。蒙台梭利思想是服务于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儿童的,因此也必须与不同的文化相结合,才能完成它的根本目的。其中讲到,蒙台梭利教育思想与儒家、道家思想的比较与研究; 蒙台梭利教育思想与中国近、现代教育思想的比较与研究; 蒙台梭利教育方法与中国当代现行教育模式的比较与研究;以及蒙台梭利教育教学中中国文化特色的研究等。老师的发言使参会的海峡两岸同仁受到很大启发和鼓舞。

    2012年12月12日,国际华文蒙特梭利协会第三次研讨会在新加坡举行,梁老师病重,不能前往参加,可她始终关心着大会的进展,并给大会发了贺信,贺信中说,“我在北京热烈祝贺国际华文蒙特梭利协会第三次研讨会在美丽的狮城召开,——蒙台梭利教育的科学理念,建立了科学解读儿童的母本。随着时代的变迁,当代多元化的教育流派,大多吸纳了蒙台梭利的母本理念并加以发扬、扩展。愿母本之种在现代绽放更加绚丽多彩的花给儿童带来更大的幸福!祝大会开得精彩,祝大会开得成功”。

    梁老师多年来不断的学习和传播着蒙台梭利教育,不辞辛苦,到祖国各地培训老师。她治学严谨,为了蒙台梭利教育在我国健康发展,她带领教学一线的园长和老师们做科研。自2000年以来,连续向中国教育学会申请了国家级“十五”和“十一五”课题,研究蒙台梭利教育,吸引了100多所幼儿园参加。掀起了一股学习蒙台梭利教育的热潮,进一步带动更多的幼儿园教师科学使用蒙台梭利教育法。梁老师说,我就是想通过课题研究来提高教师的自身素质,把蒙台梭利教育做好,做精,做细,做真,做优。不误导孩子,不要在中国影响蒙台梭利教育的声誉。这些研究促进了蒙台梭利教育实践的蓬勃开展。

    在梁老师的带领下,蒙台梭利教育在中国大陆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地发展、壮大。众多教育工作者坚持学习实践,努力追求对蒙台梭利教育的充分理解和更加显著的应用效果。家长们也从起初的心存疑虑转变为现在的争先恐后、赞扬有加。对于蒙台梭利教育的理解和应用,不断地从教具走向教育,从城市走向乡村,从幼儿园走向家庭,从“贵族”走向“平民”,从幼儿阶段向0-3岁和小学两个方向延伸,其精神和方法像蜜糖一样逐渐地溶解到主流的幼儿教育中,向着本土化的进程发展。

    蒙台梭利教育发展了,梁老师更忙了,她忙于蒙台梭利教师培训,不辞辛苦,不计报酬,足迹踏遍祖国的东西南北;忙于做科研课题,带领着一线园长和老师们严谨治学;忙于著书,提供蒙台梭利教育用书;忙于发表文章,向全社会传播蒙台梭利教育;忙于广交朋友,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蒙台梭利教育;忙于入园指导,接近老师,亲近孩子,让蒙台梭利教育落到实处;忙于家长讲座,她认为,蒙台梭利教育不仅是幼儿园应用的教育模式, 更应伴随儿童生命的开始在家庭中应用;忙于应邀参加国内外各种类型的蒙台梭利教育研讨会,哪里有蒙台梭利研讨会,哪里就有梁老师的身影,向世界传递着中国教育的声音。

    老师太忙了,太累了,病魔一步步向她袭来,我多次劝她注意休息不要太累了,她每次都说,“我不能什么都不做,那是浪费生命。”她顽强地与病魔抗争,在坚持治疗的同时,仍然一如既往地活跃在蒙台梭利教育第一线。

    梁老师有一颗关爱儿童的心。二十多年来,她兢兢业业地研究、实践和推广着蒙台梭利教育,逐步将其中国化和普及化,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我们永远感激她。 感激是怀念,怀念是总结,总结是发展。从蒙台梭利教育被引入中国到蒙台梭利教育实践中国化的历程证明,中国不应该也不可能拒绝蒙台梭利教育,蒙台梭利教育模式不但会在中国有一席之地,而且将得到更多有识之士、领导、专家、园长、教师和家长的认同与支持,使其在我国幼儿教育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梁老师走了,离开了她一生所挚爱的幼教事业。几行文字难以表达我对老师的感激和怀念,我将接过老师的教鞭,在她毕生耕耘过的百花盛开的幼教园地继续耕耘,以寄托哀思。

                 

                                                 北京师范大学 李淑英


上一篇:
下一篇:恩师——梁老师(作者:范佩芬)


·悼念梁志燊专题

·20周年纪念专题
 
 · 梁志燊讣告 [31583]
 · 科学:认识太阳系、八大行星 [31464]
 · 关于定向选拔30名优秀人才 [29709]
 · 蒙台梭利教育法的现状 [29604]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专题报道 | 图片新闻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中国蒙台梭利专家协会(CMEA)版权所有 2009-2016
地址:北京朝阳区北苑路媒体村 邮编:100107 交流QQ群号:120778915
电话:010-58477158 邮箱: server@chinamea.org QQ: 964917677
页面执行时间:140.625毫秒  [后台管理]